【朱天心专栏】徒法不足以自行

发布于:2020-06-13 分类:硬件国防   

【朱天心专栏】徒法不足以自行

朱天心专栏〈徒法不足以自行〉全文朗读

朱天心专栏〈徒法不足以自行〉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这是发生在2015年的一则公案,至今悬而未解,甚至状况更险峻。

我得从再早些说起。

世纪初的十年,由于我的一干友人纷纷投入(或该说原就已在做)社运和公民运动(都是扎扎实实的蹲点,有别于之前和之后被政治力收编的那种社运),我在参与例如工运秋斗的场上,会令人错愕提一提南洋姊妹会的处境(亦即俗称的东南亚新娘),而在参与南洋姊妹会活动时会说说城市原住民如三莺部落的即将面临第N度的拆除迫迁;我在与三莺部落交流时会说说我熟悉而做白了头的动保现实状况,而在一次一次动保社团演讲或里民大会,我一定拨出一些时间谈谈移工们目前的处境⋯⋯

这些我自知近乎白目的言行,我猜当时的自己可能自觉有义务告诉这些边缘弱势人权团体「你们在台湾并非是最惨最孤立无助的。」二可能是希望彼此之间能建立起一些连带并互相声援的关係,不让贪得无餍的政治势力动不动就伸手进来掠夺接收运动成果。

 

15年秋天某日,我参加一场徵文的颁奖典礼,那是我参与了为期半年,宣传、审稿、评审会议的第二届移工文学奖(专为东南亚国籍在台工作或婚姻者所办的),而我们看到的是全部已经译成中文的印尼、菲律宾、泰国、越南的母语写作作品,可想见这奖项不同于其他文学奖的艰鉅并繁琐的过程,要不是有当过《立报》、《四方报》总编辑和创办过「灿烂时光东南亚主题书店」的张正、廖云章夫妻悲愿式的投身于此,几乎是不可能的工程。

(此间,我无能多做什幺,只能将演讲评审费捐回给主办方,所写的书序稿费订了多份越南文的四方报给在外公家工作的越南女孩阿梅和她的友人们,让她们能稍不孤单)

这之前的大半年,我的一些在照护流浪动物的志工友人们频发不解和求援的信息,不解为何近时如此多餵食照护的浪浪不见了,又或出现的浪浪多有被打断脚、打爆眼、身上满是刀伤⋯⋯(与过往的车祸伤、同类相残伤大不同)

志工们求助于地方政府的公权力,不令人意外的被视为这是猫狗小事无暇处理,因为连史上自称最爱动物的领导人都以为认领了两只猫或几只退休导盲犬、便觉得从此动保工作就做完了。

 

这旷废时日、心力的追查过程我一笔带过,民间自力救济的结论是:工业区某国籍的移工週末休假以猎食猫狗为休闲活动,他们在自己的脸书放上开心的炫耀鲜血一地刚处理好的屠体、或欢笑的烤、煮一只猫或狗的照片⋯⋯

公部门不作为,大家只好祭出法律,法律的依据是:依就业服务法第七十三条第六款规定,外籍劳工如触犯动物保护法之刑事罚责部分,且经检察官起诉或经法院一审判决有罪,劳动部将依就业服务法第七十三条第六款及第七十四条规定,废止其聘僱许可,并限令出国且不得再入国工作。

我在前往颁奖的公车上,接到一个爱妈冷静到不正常的求助「小黄给打瘫了,站不起来,我没有钱带牠去看医生,我宁愿牠第一棒就被外劳打死,好好吃了,起码牠这一生不是像其他人说的一点用都没有。」

这一生,我从没如此陷入天人交战过,该不该在应是充满欢喜的颁奖典礼上、代表评审们致辞时顺带说出此事,因为若像某些动保团体的一直想大声宣战或动私刑,只能让原已歧视移工的台湾社会歧见更深(我不赞成也试图阻止),而在特定场合,这讯息比较能準确的传达到该知晓的人耳里。

 

于是在感谢过主办单位的辛苦和恭喜过得奖人后,我如此说「我除了关心移工议题,也长期在关心动物保护议题,以下的发言,无涉每一个国家的文化、传统、习俗⋯⋯,我要提醒说明,台湾有一部动物保护法,若随意捕食哪怕是无主的狗猫,都会触犯法律,若触法经判决确定,会被遣送出境、并永远不能再入境工作。我深知大家花费了巨大的仲介费才能入境工作,很不愿见到因为不知法而触法、而失去工作的机会。」

我从在场的张正的铁青的脸色,知道,唉⋯⋯

这就是多元价值冲突吗?我不知道若换作是其他也关注这两项议题的人,会如何做?

其后数月,还是动平会的忆珊下海帮忙农委会收拾,他们连续每个週末,在移工会出游集结的如六都的火车站,以某国文字写成小看板,请志工们举牌整天,内容极尽可能中性,slogan是「保障工作权!」、之后简短陈述动保法相关条文及其触法后的处置后果。

至于我自己呢?从此被牢牢贴了个「XXX只爱台湾猫、不爱台湾人」的标籤不去,红字似的。众口云云之中还有一位大学者,此学者原也是东南亚国籍,也爱猫狗,我超想知道,他若是面对同样处境,会做什幺选择,怎幺做?

 

至于我爱不爱台湾人(天音:超不爱!),我超不爱那种只将自己的利益置于所有之上,以秩序、乾净、安全为名公然歧视其他物种的某些台湾人,,不只不爱台湾人,我还超不爱那种以为地球只宜于人、只容许更好是一己生存的管他哪国人!

但为何这幺些年后重提这一则公案?因为不久前,报载「去年十月台中污水厂两名某国移工养狗杀狗吃狗,一审判决一人拘役四十天,罚三万,另一人拘役三十天,罚二万。」

因为过去虐杀、宰杀猫狗都判轻罪,动保人士才会修法,将刑责从一年提高到两年。

我们每以不文明的邻居强国至今无动保法自傲,但徒然有了法,依旧充斥着认为猫狗是小事的恐龙法官。

总其结果,我们还能如此自我感觉良好吗?

作者小传─朱天心

朱天心(朱天心提供)

山东临胊人,1958年生于高雄凤山。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主编《三三集刊》,并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及联合报小说奖,现专事写作。着有《方舟上的日子》《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未了》《时移事往》《我记得……》《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小说家的政治周记》《学飞的盟盟》《古都》《漫游者》《二十二岁之前》《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猎人们》等。

按讚加入《镜文化》脸书粉丝专页,关注最新贴文动态!


正文到此结束.